弥渡人,你从哪里来?

微弥渡
2021-08-13
来源:微弥渡

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寻根问祖,是人类的天性。随着年岁的增长,人们对于祖辈和祖辈们走过的足迹,会产生更多的好奇和追问。千千万万的旅途,汇成一条漫长、艰辛、坎坷的路,路的终点是——弥渡。

有人说,我们都是永恒的异乡人,故乡不过是祖辈一个偶然的落脚点,但正是这无数的落脚点,支撑着我们的祖先在艰辛和苦难中,走到弥渡。

如果你是弥渡人,请看看这篇文章,从中回溯下祖先们艰辛、苦难又辉煌的历程。如果你是在弥渡工作或生活的“新弥渡人”,请看看这篇文章,从这里,你可以了解和你同住一个地方的弥渡人,曾经的经历。

弥渡居住民族的人口演化

弥渡和云南其他地方一样,经历了被中原称之为“南蛮夷”的漫长历史演化过程之后,由以土著、民家和其他少数民族为主,逐渐演变成了汉族居多的民族地区。

弥渡气候温和,出产好,庄稼成熟比周边地区普遍早一个节气以上。古人选择落籍之地,主要是寻找“养命”之土。他们来到弥渡,抓起一把红土,嗅到“人、地”十分相谐,就伐木建居,一年下来老幼健康,粮丰畜壮,于是便落籍生存于此。

古道是民族迁徙的走廊,它为人类寻找永恒的家园提供了实际感受的平台。大理历来就是中原与西部各国的重要通道,弥渡又是大理的重要门户之一。秦汉以前及以后,这里的土著族和中原各地、中亚各地人民之间的商贸往来、人员流动、文化技术交流一直比较频繁。正是处在这样的文化交流的十字路口,使这里的文化与中原息息相通;也正是这样的地理条件,使中原王朝对这里一直十分关注,使者不断,征战不止。加上弥渡是块富庶之地,人民勤劳勇敢而且十分聪慧,故物产丰富,财富积累厚实,很早就有汉民族迁入聚居。他们有的是随秦汉时置吏带来的随员、士兵、役夫,因“数岁道不通,罢饿离湿”而不得不“变服从俗”的人员,有的是重利而出“窃出”的商贾,以及避乱、逃荒流入的奴隶、农夫等。他们迁入弥渡,融入当地以土著民族为主的少数民族之中,与这里的先民一道共同生存,开发沃土,共建家园。

汉武帝“大兵临滇,滇王降汉”,唐兴师讨伐南诏,特别是元代开始的屯垦和明王朝建立后为了消灭元朝残余叛逆势力,统一祖国,派遣大量的军队进入云南并实行军屯、民屯,都给弥渡人居变化带来了直接的影响,弥渡也因此迁入了大量的汉族军民,成为重要屯区。县旧志稿卷入记:“吾弥种族纯系汉人,聚族而居,盖由傅沐兰三公定滇后兴屯田制,其部属多屯聚于此。察现在各乡之村名尚有某总旗营、某旗营、某官厂、某官屯,仍存其归,可见一斑。且故籍贯多系南京籍者;他如各省之游官、经商落籍于此者固多,然南京籍居十之六七焉。”这正是弥渡民间部分人传说的:“我们的祖先来自南京应天府。”

由此可见,弥渡人居族别的变化主要来自六方面:

一是跟随王朝置吏来滇官员及士兵、役夫落籍弥渡。

如:冷官营,是明初有位官员姓冷在此落居故名,张官营、康官营、江官厂等,都是以建村官员的姓氏故名,官家营是以王姓官员建村故名,丁家营、高家营、袁家营等,则以首居者的姓氏而得名。

二是戎马来滇而滞留下来的人员。

如马军厂,相传此地古代驻过马军,后有农户建居,村民仍称马军厂。大理卫则是宋大理国在此驻过兵而得名。

三是军屯、民屯中的人口定居。

如新城,明朝初期是景东卫的储粮之地,仓库四周筑有围墙,故称新城,形成村后仍沿用此名;上高仓、下高仓,因历史上建过高大粮仓名高仓,因地理位置分别叫上、下高仓;白总旗,元末明初施行军屯制,白姓总旗官在此定居,故名白总旗营,后简称白总旗。张总旗营、蔡总旗营、黄旗厂、谷旗营、高旗营等都是因军屯制旗官员定居而得名。

四是古驿道上的商贸人口流动中,人们看好这块土地,从而降籍。

如新发村,原名大堡地,是古时的驿站,堡民负有抬送官员的“义务”,清光绪中期废除此制,以新发展之意更名为新发村。又如安乐村,原名小堡地,系古驿站,以安居乐业之意改为安乐村;桥头哨系古驿道之地,地势险要,在桥头设过哨所,称桥头哨,集为村庄后,仍名桥头哨。

五是官府、外地人看好此地的矿藏资源,前来开矿而落籍。

明神宗万历年间,因冶炼官银和铜金属的厂地演化为村落,落籍了汉族。如老芦厂、黄矿厂、瓦仓等。

六是居住在当地的一些少数民族居民融入了汉族。

如大官庄、铁柱庙及周围村庄的杨、施、董、李姓,先祖是白族,后裔融为汉族。

落籍弥城的汉族人群,由于城镇没有耕作的土地,成为只有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手工业者,或靠做买卖为生的新的城镇市民阶层,这也是弥城居民全是非农人口,与滇西别地的县城,甚至是大理古城农业人口占多数的情况有所不同的历史原因了。

弥渡人口结构因来自的地区和本地民族居住情况纷繁复杂,致使汉族方言口音形成“十里小异,百里大异”的独特现象。民间从地理位置和人群分布上把弥渡坝子分为“上截”、“中截”、“下截”,其口音有别。西山彝族地区、德苴、牛街的口音和坝区各有不同,甚而八个乡镇、村与村之间的居民语气口音也有所差别。证明这里在经历人口杂居的过程中,除了弥渡是由赵州九里全境、蒙化三约六约、云南县白川地建制县曾产生的语言环境差异之外,也说明在人口迁徙中牵涉的地域十分广阔。

族谱、墓碑记载是人口迁徙的依据。从现存的墓碑记载以及原有的、新修篡的族谱、家谱看,弥渡大多数家族的远祖情况都不十分清晰,许多都从明代迁入或明代开始记载。《师氏族谱》记载,师氏家庭本是山西省原阳府洪洞县人氏,明朝洪武十三年(1380年)始祖师毓秀随军来滇,明朝定鼎后,以武德将军之职率军屯戍弥渡下川武邑;弥城镇下海子《殷氏家谱》、新街白家营《白氏家谱》、寅街头邑村《沈氏家谱》,皆记始祖从南京应天府来弥;弥城《苏氏家谱》记,始祖苏宝为江南府江宁县人;谷旗营《谷氏家谱》记,始祖谷源一为安徽合肥人。83岁在弥渡一中离休教师杜应益先生在《上达村简史》中记到,远在1412年(明永乐九年),由四川巴县迁来李姓居住此地,开创了上达村,之后杜姓也从大理喜洲分支移居这里。上达祖先最早在鳌山脚下立下石记:“上达之山,红土白石。”清末民国初,师顺斋庠生曾题“东西武邑来贺寿,上下达人共称觞”。“上达村”为何又名“下邑村”,此源于一个传说:“很早以前,有个叫赵下邑的人,来到白塔湾以南200公尺处山脚安家,这地方称赵家窝子,随后又搬迁到汉族先祖,因此就以他的名字取了别名,叫下邑村。”落籍弥渡的汉族先祖,有的来源于中原,有的来自江南一带,也有来自西部地区。弥渡也由此慢慢成为以汉族为主的地区。

杜营村原名“耕读营”,简称读营,后演变为杜营。大量汉族先民不断迁入弥渡定居后,与当地民族和睦相处,耕读并举,融为一体,繁衍生息。

阅读 37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