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大理丐帮大会,其实是人们对万物生命的热情礼

来大理
2021-08-13
来源:来大理

金庸的小说中有一个丐帮,以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的神功天下闻名。每年,丐帮都要举行大会,帮中的花子聚在一起,喝酒吃肉、讨论帮中事务。而在大理,每年的农历3月28日也有个丐帮大会—花子会。

百度百科搜索丐帮大会,对“大会来历”有以下说法:

实则,地藏王菩萨诞辰日为农历七月三十,地藏菩萨圣诞,祈愿三界六道众生早得解脱。

“花子会”严格意义来说,应是“东岳庙会”,暨东岳大帝的生日庙会。 它是大理原始宗教崇拜及道教文化兴盛的“动态博物馆”,其历史文化内涵极其丰富,届时香客、百姓坐夜念经、烧香拜佛,形成大理地区的传统节会。

农历三月二十八日,也就是阳历的四月十八日这天,传说是东岳大帝的生日。这方神圣据说相当于神话故事里的阎王,统摄亡灵鬼魂,每年这几天会把鬼魂们放出来,让亲人祭奠超度。因此东岳庙会以祭奠枉死亡灵为主。香客带着荤素祭品,在庙中祭奠亡灵,并带着自制的小梯子,方便枉死的亡灵上奈何桥,早日脱离苦海。

那些焚化的草鞋和衣服,还有分成小堆倾倒在地上的食物,有的就是为这些“人”准备的。也有些人会“问讯”,就是向朵兮波询问在另一个世界那里祖先过得怎么样(朵兮波教是源自万物有灵的白族原始宗教,朵兮波是朵兮波教的神职人员,意即“心灵的主宰”),朵兮波们就在寺庙旁边的大树下,小桥边,石头旁将身躯借给逝者与生者通灵,生者会接近询问逝者在“那边”过的如何,说到动情之处,很多人难掩泪水,场面极其感人。

大理地区以洱海划分,海东片区大多到凤仪古镇东岳庙祭拜,海西片区则大多到大理古城东岳庙祭拜。赶庙会的人都会给庙会上的乞丐布施钱和米,以做善事来求平安。

其实布施行为在白族日常生活中已经形成传统。自古以来佛教密宗阿吒力教派就深刻地影响着白族人,元朝郭松年,在旅行日志里写了这么一段话“此邦之人,西去天竺为近,其俗多尚浮屠法,家无贫富皆有佛堂,人不以老壮,手不释数珠”,大概就是讲白族人离印度挺近的,没事还老爱拿串佛珠装酷,可以看出白族的时尚元素里总会有佛教的影子。

所以在这一天会有很多乞丐赶来,以求得到善良人们的更多布施,于是这也成了“花子会”的由来,和小说中的丐帮传统有了某种巧合。

乞丐在云南方言中被称作“花子”或“叫花子”。由于三月街期间,乞丐乞讨虽然收获较为丰富,但是也很辛苦。所以在三月街后,他们通常都要休息几天。休息好以后,于第七日自发地来到苍山脚下的一座寺庙去烧香拜佛,去感谢佛祖的保佑,使他们能讨到比较多东西。同时希望佛祖神灵继续保护他们,赐福给他们,让他们能讨到更多的东西,过上好一点的生活。

当然来接受布施的人,不只是乞丐,还有很多来自各个村寨的普通白族人,他们并不贫困也非讹诈,收的布施会拿回村寨修桥补路,维持庙宇。

年复一年,一般的群众也形成了这一天去拜佛的习惯,去参加的人也就一年年的多了起来。但因为去拜佛的花子较多,拜佛的群众除了去给寺庙烧香拜佛以外,还要专门给花子一点东西,或是一点零用钱。久而久之,花子们在这一天除了拜佛外,还顺便从事乞讨。一方面有人给,一方面有人讨,于是,引来了更多的花子和更多的善男信女,“花子会”就这样形成了。

除了超度亡灵,施舍乞丐,东岳庙会周边还形成了一个不小的集市。有售卖祭祀用的纸衣,纸鞋的摊位;也满布卖小吃、衣服的商贩;还有一些喜欢大大吹吹的老人,拉着三弦、二胡,吹着唢呐,给休息的人们助兴。这一天下来,前来赶“花子会”的不下万人。

花子会在古灵鹫山下,大理古城北门旁东岳庙旁举行。在路边墙角,数万白族群众在那儿搭锅起灶,煮饭炖鸡煮鱼。

东岳庙周边的几条路,以及小块空地,都已经被前来祭拜东岳大帝的乡亲占领。炊烟缕缕,香火缕缕,方圆三公里的地方,只闻得到香火的气息,只看得到浓烟滚滚和火焰熊熊,只听得到鞭炮声声,只见得到人流如潮。

许多白族老太太,五六个,十多个围成一群,面前摆着祭祀品,敲着木鱼,虔诚地念着佛经。

说到底,节会只是个形式,内里的经脉是娱神娱己,快乐过活,没有起早贪黑的悲苦,没有艰难生存的挣扎,有的是对万物生命的热情礼赞,有的是享受生活的从容与安逸。

阅读 18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