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庆彝族婚嫁习俗

网络
2021-08-16
来源:网络

彝族是鹤庆的世居民族之一,主要有白依人和黑话人两个支系,他们到现在仍保留有一些古老的婚恋习俗,在此将与周边白族、汉族不同的部份介绍给读者。

鹤庆彝族的婚姻,传统上实行一夫一妻制,娶妾者极少,如果婚后未育,可领养一个侄子。其婚俗则随时代、因地区而有所异。

青春棚:

作为古彝俗之一,白依人称为“公房制”,在较大的村子里,青年男女分性别住在各自的公房里,便于同年龄段的男女青年谈恋爱或增进彼此间的友谊;黑话人称为“住集体宿舍”,把同年龄段的男女青年分性别住在村中房屋较宽敝的人家里,在民国时因生活较为困难,睡在一起只是挤在一堆燕麦秸秆上而已。晚间,男青年相约到女青年住的地方吹唢呐、拉二胡、对唱情歌、谈情说爱。

白话酒:

男女青年恋爱成功后,男方家须向女方家送“小酒”、“大酒”彩礼各一次,礼物一般以烟、酒、糖、茶为主。“小酒”、“大酒”又称为“白话酒”,可选其中一次由男方邀请伙伴到女方家吃一顿饭。

过门:

小酒吃后,男方邀女方到家中见见未来的公婆,称为“过门”。

婚礼筹备:

婚前,青年朋友帮助砍柴,合村资助粮食、东西物件,男方一般不送女方家财物,一切嫁妆、私方由女方自备。

宴客:

在六合白依人家,凡客人临门、就餐、辞行必由村中唢呐手(有时多至8人)先后吹奏出《迎宾曲》、《央客调》、《敬酒调》、《慢吃慢饮调》、《送客调》等曲调,被称为“三吹三打”。

六人席:

彝族至今仍保留有六人一席待客的习俗,白依人习惯先行“祭门”仪式后宴客,把座向主房的一方空出(即鹤庆方言上八位不坐),便于上菜和主人敬酒。黑话人的六人席空出两行桌子的中间,便于上菜,按照老规矩,所有桌子上菜时同时上,左边的用左手,右边的用右手。

婚礼:

白依人在迎娶的过程中,由唢呐手按婚礼的不同进度吹奏不同的唢呐调,如《迎亲调》、《拜堂调》等。男方亲属到女方家的会亲客,要带上礼物,新娘要事先准备好衣、鞋、衣带等礼物,在拜见至亲上辈时顺次各送一份。婚礼定于黄昏时举行,仪式完成即打发出门,新娘有哭别亲人的习俗。

回门:

回门不拘日期,隔三五日或六七日不等,新婿按风俗回门时携妻在岳父母家小住,帮助砍柴、干活数月。

喜神:

由本民族唢呐手充当喜神,主家按自己的经济能力和社交能力,延请二至十名不等的唢呐手充当喜神,担负起迎娶、待客、成礼等不同仪式和场合的唢呐手。有时在家招待客人的喜神也会唱起彝歌(部分用彝语或白语演唱,也有用汉语的)说:“我抓抓脑壳出门瞧瞧,新姑娘来了来了!快来了!”好像《诗经》中的“候人不至,搔首延伫”句。

吃现成饭:

鹤庆彝族人在民国以前有“转房”婚式习俗,亲兄亡故,弟可与寡嫂继配为夫妻,黑话人称这种习俗为“吃现成饭”。兄纳亡弟之媳为妻或妾也是同理,这种习俗便于抚育遗孤,维系家庭的完整。寡妇再婚不受社会舆论的谴责,与转房婚式一样,只须请族长及村里的老人吃一桌席面,就被社会认可。

拐带人口:

彝族崇尚自由恋爱,但在民国以前,男女青年婚姻仍有部分受到父母的干涉,不能顺利结合。在黑话人中出现父母干涉不能结合的青年恋人只能出外谋生,称为“拐带人口”。按习惯法,不能在本乡本境居住,要远徙异域,致使彝族黑话人在香格里拉(中甸)打米柱(音译地名)和丽江白沙形成鹤庆籍彝族小村落。据彝族老人介绍,能“拐带人口”的人都是比较聪明能干的人。

抢婚:

鹤庆彝族过去有“抢婚”的习俗,但他们的“抢婚”与其它地方不同,一种是男女双方相互愿意,家中父母也不反对的情况下,男女双方约定日期,由男方请一些人于晚间去“抢”,第二、三天请人出面告之女方亲属,向女方家赔礼道歉,这样的抢婚,在过去困难时期省下了很多礼数和宴客支出。另一种是女方不同意,男方邀约朋友去硬抢,这样的抢婚往往造成悲剧,被社会舆论谴责,故这种情况在过去也极少出现。

试婚:

在白依人中,近现代仍保留有试婚习俗,男女双方在交往后生下一孩或两孩,甚或小孩已由女方为主抚育至十四、五岁,才举行婚礼,宴请亲朋,故有些人结婚时已四十多岁了。嫁娶不注重择日,有一孩后成婚定于夏历单日的某一天,男女二人或有两孩后成婚定于夏历双日的某一天举行。

纵观鹤庆彝族的婚俗、礼节隆重、民族文化底蕴深厚,内涵丰富,是一项宝贵的旅游文化资源。

阅读80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