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湖南到大理,欢喜于一场蓝的浪漫邂逅

杨金敏
2021-09-01
来源:大理文旅

前前后后100多次,从湖南来大理,到最后举家搬迁,48岁的彭如一说,来大理的理由有千千万,但留下的理由只有一个:回归生活最原本的模样!

坠入一场蓝的浪漫梦境,是一生最美的邂逅

蓝是温暖宁静而又孕育着满满想象力与创造力的颜色,当第一次遇见大理时,彭如一就在想,如果要用一种颜色来形容这座城市,他定会不假思索地说,是蓝色。

1.jpg

(董新明 摄)

这抹蓝,藏在大理的天空里。每当天高气爽,蔚蓝的苍穹之上,洁白的云朵轻轻飘荡,千变万化,形态不一,捉摸不定。

这抹蓝,藏在洱海的波浪里。每当白雪皑皑,自西伯利亚远道而来的小精灵们,那洁白的身体掠过蓝色的湖面,展现着轻盈与自然之美。

2.jpg

(洱海小普陀 杨继培 摄)

这抹蓝,更藏在随处可见的白族扎染里。也许是生活在充满蓝色风景的环境里,大理人民也将这份蓝色复制到生活中。千百年来,白族扎染技艺代代相传,于历史长河中绽放其独特魅力。

3.jpg

(随处可见的白族扎染)

“于万千繁华中,坠入一场蓝的浪漫梦境,是一生最美的邂逅。”彭如一将与白族扎染的这场邂逅称为怦然心动,而后的每一次,都是再见倾心。如今,蓝已成为了他生活与事业中不可或缺的主色调,他创办的草木蓝染品牌就叫“大地蓝”—— 植根于大地之上的一抹蓝。

4.jpg

前前后后100多次来大理,最终还是归于大理,归于生活

去过北京,到过西藏,也游览过江南水乡,但对于云南大理,彭如一却前前后后来过100多次。就像彭如一调侃的那样,也许任何人都无法拒绝大理的美。

5.jpg

这里,冬无严寒,夏无酷暑,远离都市的繁华喧嚣,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和开放包容的人文环境。在这里,彭如一依稀看到了梦中才有的家园模样:蓝天、白云,妻子、孩子,小店、友人……

美好皆偶遇,这一切,来得刚刚好。2015年,彭如一的大女儿出生了,中年得子的欢喜过后,也让他不禁思考:如何才能给女儿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什么地方才称得上好?

将走过的山川湖海在心里回味无数遍后,彭如一还是最倾向于大理的那抹蓝。于是,同年,他带着妻子孩子从湖南举家搬迁,一路向西,在大理古城正式定居下来。

在白族村落里走街串巷,彭如一不断深入了解并向当地民间扎染老手艺人讨教、自己学着画图制作、翻阅多本书籍进行学习创新……在学习基本理论知识和技法后,扎染的设计、色彩、造型等奥秘都更加让彭如一痴迷。

包括扎染、蜡染和印染在内的草木蓝染,是彭如一见过最有人文气息的一种民间传统染艺方式。他见过漫山遍野的板蓝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大地蓝染工作坊皆是采用板蓝根制作的植物染料蓝靛。他说,取之自然,用之自然,蓝染最终又回归于大理这个最生活化的自然环境中。

把生活留在大理后,彭如一也把事业献给了大理,2016年开始,三家大地蓝染工作坊在大理古城相继诞生。工作坊在继承传统白族扎染技艺的基础上,守正创新,让传统扎染融入现代生活,吸引了很多外地人的目光。每当走在大理古城,大街小巷,数步之遥,处处蓝染,大理蓝在大理的角角落落极致绽放着。

在古城呆了三年后,彭如一又想换一种方式生活。于是,他关歇了所有实体门店,工作坊搬到了更加原始隐秘的凤阳邑村。彭如一说,这个藏在千年茶马古道上的古村落,这方世外桃源,呈现着大理的另一种生活方式。

9.jpg

凤阳邑村与大地蓝染工作坊,满足了彭如一对生活的所有想象

如今,走进位于凤阳邑村的大地蓝染工作坊,一片片蓝染布、一件件蓝染手工作品随意挂在庭院中;院内的大地蓝染民间(迷你)博物馆,收藏着彭如一夫妇从民间收集而来的众多蓝染作品……

10.jpg

这座千年茶马古道上的百年白族老院,背临苍山,面朝洱海,山海之间,得天独厚。蓝白相间、朴实自然又清新雅致,大理纯粹的蓝尽显在这一方老院中。彭如一说,他想用心打造一家最美的森林草木染坊,也是他的私人蓝染工作坊,他最喜蓝染山水和蓝染书法,希望随心而染的都是既有满满烟火气,又有手工温度和灵魂深度的生活作品,每一件作品都与众不同……

11.jpg

大地蓝染工作坊始终致力于民间蓝染非遗文化的传承和创新,这里就是彭如一和妻子孩子的家,他定了一个“三不接待”的规矩,第一个不接待的就是“打酱油”的学习体验者。他在茶马古道旁创办了小小的大地蓝染学堂,从最基础的传统扎染、蜡染开始,开设系统的非遗基础体验课程,不接待那些一二十分钟蜻蜓点水式的、太过商业化的蓝染体验。最基础的蓝染体验课程一般都需要两个小时以上,很多学习体验者一待就是一整天。即使如此,很多人也慕名而来,并评价道“这是学习蓝染最成功的一次”“藏在这个苍山下、茶马古道上的大地蓝染老院子里的大理蓝,真的太美了”。

12.jpg

其实,大地蓝染工作坊也是凤阳邑村大环境下的一个产物。彭如一感慨地说,这里,有普通人也有艺术家,有年轻人也有隐退的年长者,有中国人更有外国人,大家在这里重现着晋代诗人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居生活,享受着最原汁原味的大理慢生活。

13.jpg

平时,彭如一会在自家院子里的百年老楸树下染布;每年,他都自己去大山深处采茶,带上孩子一起制茶;闲时,就约上三五好友在自己搭建的草庐下喝茶品茗,畅聊人生……

14.jpg

大理,凤阳邑村,大地蓝染工作坊,满足了彭如一和妻子孩子对生活的所有想象。从2015年到2021年,6年时间,他们在大理回归到了最原本的生活状态,回归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层面。

“习惯了大理,你们以后还会想回湖南吗?”

“湖南也会偶尔回去,毕竟是故乡啊。但大理已经是我们生命的第二故乡啦!心安之处是吾乡呢……”彭如一看向不远处的妻子孩子们,平和自在地笑着答道。

16.jpg

图丨王泽航 受访者

阅读 21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