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四重奏

又凡
2021-10-06
来源:又凡微刊

起风了。

月光照亮的铃声随檐角展翅高歌。花未全开,月未尽满。只有云霞织锦,玉带云,望夫云,罗汉云,海盖云,珍珠云......在你抬头仰望的长空,挥汗如雨的刹那,谷子扬花的尽头,阿妹新嫁的眉梢。

大理,山水旖旎的大理,古韵绵长的大理,风情绚烂的大理,温婉宜居的大理,披一身高原灿烂的阳光,点耕读家风成画,注静好岁月入茶,在溢满花香的小院,年年岁岁,暮暮朝朝。

第一重奏:风花雪月

古人盛赞:乐土以居,佳山川以游。二者尝不能兼得,唯大理得之。

大理的山水,是天作地合的风花雪月。山,则苍拢叠翠十九峰;水,则半月掩蓝百二里。山水相依,珠联璧合,依依捧出可居可游的人间乐土:北有上关花香千年,南来下关风沐百里,东眺洱海月歌华岁,西瞻苍山雪瑞丰年。一座古城山环水绕,背倚苍山,面朝洱海,家家流水,户户花香。

大理的山水,亦是可以穿戴在身上的美艳,当风花雪月定格成金花妹妹的头饰,三千个妹妹一起戴上大理的山水风月,斜倚着古城浅浅的门扉,如花笑靥缓缓漾开,便是大理闲逸日子里就手可掬的明媚!   

2021824

当地人常谦逊地说:其实下关的风也不大,一年唛只吹两次,一次么唛只吹半年——一次唛,只吹半年!!像风柔韧而又源源不绝的后劲一样,大理人性格中的温婉刚毅,如陈酒,可细细斟酌而滋味隽永。

风过处,大理一年四季鲜花盛开。正月茶花满山满园,二月樱花杜鹃成海,三月四月桃红李白;菊花,桂花,梅花,兰花;素馨花,玫瑰花,蔷薇花,炮仗花,叶子花,茴香菊;蚕豆花,谷子花,辣椒花,向日葵......春夏秋冬开不完的是花。因为爱花,赏花,大理的姑娘也叫做“金花”。坐下来一桌子菜,凉拌玫瑰,白杜鹃汤,金雀花蛋饼,石榴花炒肉......一数仍是好几种花,就不说白族、彝族、回族、傈僳族刺绣上叫得出叫不出的花名了。

不过,最轻柔曼妙的,要数雪花。洱海水在阳光下丝丝缕缕蒸腾化云,一夜晶莹成雪,为莽莽苍山点上最为灵性的一笔。苍山一点,无限留白,给世人的是尽情挥毫的万千气象。

洱海月又升起来了。它是无瑕玉盘,更是剔透珍珠,流光飞舞,映照着大理生生不息的烟火,一年又一年。

第二重奏:悠悠古韵

大理的古韵是一记月光照亮的铃声,清脆而无一丝杂色,像一只白色的鸟儿,飘逸在大理古城南门檐角,崇圣寺三塔檐角,天镜阁檐角,五华楼檐角,无为寺檐角,将军洞檐角......

大理,曾经五百余年南诏国、大理国少数民族地方政权的辉煌,曾经亚洲文化十字路口古都的繁盛,曾经的金戈铁马,血雨腥风,流光溢彩,都在时光里化作云霞,点染着大理的春秋冬夏,晨晨昏昏。一个洱海皓月朗朗升起的晚上,下关风从天生桥、经江风寺、德化碑、太和城携来的铃声,远古如初,葱翠如初。这月光照亮的铃声,复活了整个大理的过往,文脉滔天而来,经久不息,那是一座古城、一方古镇、一尊古塔、一院古寺、一株古树、一弯古桥的迷踪幻影,是大理依稀往事下沥沥流淌的灵慧心和精气神。古韵大理,总是说不尽的苍凉浑厚,如赋如歌。

2.jpg

绕三塔慢慢走三圈,去无为寺看一棵白发苍苍的树,缓缓踱步凤鸣桥,漫步喜洲古镇,闲逛周城古村,之后,静静驻立南门城楼,听铃声如飞鸟起起落落,这绵长古韵,便在心中生根发芽,大理,瞬间在心中长成一棵会开花的树,叶茂枝繁。

第三重奏:绚烂风情

大理人爱过节。春节,葛根会,元宵节,花子会,情人节,愚人节,三月街,绕三灵,端午节,栽秧会,蝴蝶会,火把节,中元节,中秋节,国庆节,重阳节,万圣节,圣诞节,腊八节……

大理月月有节过,古节新节,中节西节。大理的风情,是浓郁的白族风情,更是和谐包容、古今一炉、中西合璧的绚烂多彩。

最是一年一度三月街涌动的人海、歌潮如风过麦浪的层层叠叠,千年不息。赛马场上阿鹏哥挥鞭的英姿气贯长虹;绕三灵长队里眼罩墨镜的老奶奶空着门牙的笑容美若稚子;蝴蝶泉边,蝴蝶树下,无底潭的传说婉转成人们嘹亮的歌喉,穿林绕竹;凤仙花红了,白洁夫人回来了,金花们红艳艳的指甲是火把树下一簇簇跳动的火焰,闪耀着白洁忠贞美丽的余音。万圣节狂欢的尾声中,圣诞树早早挂满苹果,元旦一过,春节就又很近了......

15.jpg

大理人聪慧,爱用板蓝根染布,欢喜诗书画上墙,大本曲一唱三天三夜,霸王鞭挥起草木生风。大理的天地会作画,苍山有语,尽付大理石中。每一幅大理石画,都是天地山川和治石人的奇迹,更是大理独有的呢喃物语。

第四重奏:宜居家园

大理是冬暖夏凉的人间福地。诗说:天气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

纵你有千年辉煌,万种便捷,我只有20度,只有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纯正的阳光。冬寒闲坐在太阳底下吃冻鱼温暖如春,夏暑小隐金银花荫喝老茶稍感雨凉。面朝洱海,冬暖花开,不是传说。

时至今日,曾经在大理交汇重叠的茶马古道、丝绸之路,已经在岁月的尘烟中渐行渐远,取而代之的是航空、铁路和高速公路的通达,传统媒体尤其是新型媒体圈的活跃,经济、教育、医疗、文化、旅游的全面发展。

有人说,大理最可贵的品性之一,是城市与乡村并存,国际性与民族性相依,现代与传统相承,本地人与外地人共融。

5.JPG

于是这座山光水色之城,当你第一百次驻立高处,眼前铺展的仍然是长长一坝青翠的田园,还有散布四周星罗棋布的村舍。深秋金灿灿的稻谷谦逊着沉淀淀的丰收,宝石蓝的天空下,棉花糖般的云朵咬一口甜入心菲,茴香菊沿路飞扬着蝴蝶般薄薄的翅膀,稻草人挥舞长长水袖直到收割的镰刀霍霍磨得雪亮别上红头巾阿妈的花腰带......便是高原亘古不变的地老天荒。

这样的地老天荒里,酸辣鱼保持着白族人最初的酸甜回味和鲜艳色泽;生皮的火烧炮制手法和调料配方,仍然代代相袭;乳扇、三道茶、紫苏梅、喜洲粑粑洋溢的,是大理人生生不息的生存智慧。

如是,山水大理,风花雪月天作地合;古韵大理,弹指千年渊源流长;风情大理,和谐共融绚丽多姿;宜居大理,傍水依山幸福家园!

你坐下来,在一个白族小院,花荫里吃一餐普通的农家饭;月亮升起来的时候,邂逅一家客栈。

住下了,心已落定,人已成花。

(成稿于2017年3月7日)

文/又凡

阅读 8
分享
写评论...